首页 产品中心 服务项目 媒体报道 产品中心 新闻资讯 人才招聘 联系我们

让梦想从这里开始

因为有了梦想,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,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,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,绽放成功之花。

新闻资讯

你的位置:网信彩票 > 新闻资讯 > 熏鼠断狱, 穷治诸王公卿, 为下属“足底按摩”而受冤自尽的一代名臣!

熏鼠断狱, 穷治诸王公卿, 为下属“足底按摩”而受冤自尽的一代名臣!

发布日期:2022-06-21 11:56    点击次数:83

俗话说:“谗言败坏真君子,冷箭射死大丈夫。”自古以来有许多忠义贤良都倒在了谗言冷箭当中,可历朝历代当中,也曾有过一个“非君子、非丈夫”的名臣大人物,他一生被人非议之处甚多。

若说他祸国殃民,可论理较真,他还真是没有做过,可其人心绝狠辣、阴毒奸险,堪称史上之最,除天子之外,天下之人不论贵贱尊卑无不怕他,可论说是非清浊,他虽不是清流士子一类人,却一生颇为清廉,也为中国历史上少有的一个强盛王朝做出了不可抹灭的功绩。

这样一个人物究竟是谁呢?说出他的名字,恐怕许多爱好历史的朋友们,对其第一印象只不过是一“酷吏”而已,可其人还真的绝非爪牙酷吏这么简单。

今天小编就来讲一讲这位曾经“功高盖世、隆宠至极”的一代酷吏张汤。他本是西汉时杜陵县人,他的亲爸爸曾经做过长安县丞,张父外出的时候,张汤还是个孩童,就一个人在家里守着,张县丞回来的时候,发现老鼠吃掉了家里的猪肉,于是大发脾气,用竹篾鞭笞了张汤。

张汤发怒,直接用烟熏鼠洞,挖掘了老鼠的洞穴,见到了被老鼠吃剩的猪肉,张汤于是捉住老鼠,按照衙门里的规矩,依据大汉律法,对其进行审讯,最后还将老鼠肢解于家中。张县丞见了之后,大为惊骇,于是就让他学习刑狱文书。

张县丞去世后,张汤也做了长安县吏,周阳侯田胜(汉武帝舅舅田蚡的弟弟)做了九卿的时候,曾经因为犯法关在狱中,而张汤却尽全力关照他。田胜出狱之后,被封为侯爵大人,于是将张汤视为最亲密的朋友,并带他去会见长安城所有的达官贵人。

不久之后,张汤就做了内史大人宁成的属官,也就是内史掾,而宁成也是出了名的酷吏,百姓们都说:“宁见乳虎,无直宁成之怒。” 也就是说宁愿遇见哺乳幼崽的凶恶猛虎,也不愿碰到宁成发怒!可见他有多可怕,然而宁成却认为张汤比自己还有才能,且对自己没有害处,于是向大丞相府举荐了他,不久之后,张汤出任茂陵尉,主管武帝皇陵的修建。

武安侯田蚡做了丞相之后,立马征召张汤为丞相府长史,不久又被举荐为侍御史,专门查办皇后陈阿娇的巫蛊之案,最后将涉案之人全部揪出,汉武帝刘彻认为他非常有能力,便晋升为太中大夫,并与著名酷吏赵禹一同制定了大汉的诸般律令,他所颁行的律法都非常细致,对官吏的职守极为严苛。

后来赵禹晋升为了少府大人,而张汤则做了廷尉,两人关系还是非常亲密,张汤把赵禹当做自己的兄长一样。赵禹志在奉公守法做个酷吏孤臣(成语:一意孤行的由来),而张汤则一心舞动机智从而驾驭他人。

一开始他只是个小吏,才干被埋没无法施展,为了生计便只得与长安富商田贾、鱼翁叔二人成为好朋友,等到他做到了九卿之位,就立马与天下名人士大夫交往,虽然他内心极不情愿,但为了功名也只好佯装虚浮与他们打成了一片。

这时候,汉武帝正在大力发展文化事业,张汤却像决大堤一样兴起大狱,他又想附会古义,让他所实行的刑罚更具正当性与威慑力,于是便请朝中博士的弟子来研习《尚书》、《春秋》,并让他们担任廷尉府的长史,参与律法疑难的调平。

每次上奏疑难罪案的时候,他都会先将事情的原委说得清清楚楚,汉武帝说好的,他就将这些案例写进廷尉府律令参详档案之中,以颂扬汉武帝的圣明。要是奏事不合皇帝的意思,受到了谴责,他就拼了命地向皇帝谢罪,然后顺从汉武帝的意思去做。

而且他还会举出其他贤良官员的话说道:“原来他们也是这样建议臣的,就像陛下责备臣说的一样,只是臣没有采用,才会愚蠢到这个地步!”汉武帝因此也就没有再怪罪他。他常常在奏事的时候,得到汉武帝的赞许,于是说道:“臣本来也不知道这样上奏,是某监、某掾、某长史教臣这样做的!”他想要举荐哪个官吏,就一定会扬人之善,并替人解脱过失。

如果是汉武帝想要惩治的罪人,他就一定会严加惩处,将他们交给最严酷的狱吏。如果是汉武帝想要开释的罪人,他就将其交给处罚较轻,为人公平的官吏。所惩治的如果是不法豪强,他必定会玩弄律例严加治罪,如果是穷困羸弱的人家,他就会说“律法明文虽然已有定罪,但皇上有旨意裁察定夺!”官吏们听了张汤这话,就知道该怎么去办理了。

张汤做了大吏之后,个人生活还是非常严谨的,他结交宾客,设宴饮食,对于故交子弟以及以往的贫贱兄弟,都照顾得极为优厚,他前往造访朝廷三公大员,从来不避风雨寒暑。所以张汤在处理刑狱方面苛刻甚至不公平,但他在长安却获得相当了得的声誉。而他手下那些严酷的爪牙狱吏,都与好文学儒之士相依附。丞相公孙弘也多次称赞张汤的优点。

等到办理淮南王、衡山王、江都王造反的案件时,张汤将这些诸侯都连根拔起,汉武帝非常赏识参与了淮南王谋反的严助、伍被两位谋士,想要开释他二人为己所用,可张汤却力争道:“伍被是淮南王刘安的心腹,直接策划了谋反,而严助本来是陛下重用的大臣,还得到了可以自由出入宫禁的恩宠,却敢结交诸侯,意图不轨,如果这两人不受诛斩首,以后发生类似的事情就没办法处理了!”汉武帝这才无奈斩杀了严、伍二人。

反正张汤这个人就喜欢在汉武帝面前低调而又大胆地表功,而汉武帝又最吃他这一套,于是更加尊重和信任他,不久之后晋升他做了朝臣百官的二把手,御史大夫。不久之后,匈奴最有名的浑邪王居然来投降了,汉武帝乘势就发重兵讨伐匈奴。

这时山东闹起了旱灾,贫民流离失所,都仰赖官府的救济,可官府为了打仗钱粮极度空虚,张汤于是强行上书请旨,打造白鹿皮币和赤仄五铢钱,“白鹿皮币”就是拿上林苑囤积的白鹿皮来改造成与铜钱等价的流通货币,相当于现代的“纸币”功能,大多稍懂经济的朋友,应该都知道超量发行“纸币”是会造成通货膨胀,物价上涨,从而产生经济泡沫。

而当时由于钱少仗多,为了缓解国库空虚的巨大压力,张汤才会如此提出自己的建议,这确实也是有点超前的味道了。五铢钱是为了杜绝当年七国之乱时,诸郡国擅开铜山私铸钱币的恶果,从而进一步统一天下货币。除此之外,张汤还提出了将天下盐铁矿全部收为朝廷所有,打击富商大贾,彻底实行重农轻商的政策,并出台“缗令”,也就是征税令,加重对兼并土地的地方豪强之税赋,完不成税收,就强行铲除这些豪强势力,张汤还充分发挥自己“舞文巧诋”的才能,制订律例细则,辅助这些法令的实施。

张汤每次奏事,都要说很多对国家有益的事,汉武帝与他交谈,往往一整天都忘了吃饭。从此丞相都成了摆设,汉武帝大小事都要找张汤一起决策。当时百姓不得安生,四处骚动,官府也没有因为这些法令获得巨大的利益,地方上的墨吏奸商都想着法子盘剥百姓,应对朝廷,张汤得知之后,更加残酷地实行刑罚来对付他们。因此,上自公卿,下至庶民百姓都在指责张汤,而这时只有汉武帝理解他,张汤生了一场重病,皇帝居然亲自到他府上探望,其隆宠已经达到了这种地步。

后来匈奴向汉朝和亲,群臣在御前进行商议,博士狄山说能消除战争,和亲很好!汉武帝就问他好在哪里,狄山答道:“兵者,凶器也,未易数动!高皇帝刘邦欲伐匈奴,居然被困在平城,最后才想到和匈奴和亲的法子!汉惠帝、高皇后之时,对匈奴的傲慢百般忍让,也使得天下安乐数十年,等到汉文帝时,又想对匈奴动武,致使北方边境苦于兵事一片萧然。

汉景帝时又发生了吴、楚等七国之乱,景帝老爷子在东西两宫之间来往徘徊,为了解决战事忧心如焚,天下对他的好武也为之寒心数月。吴、楚之乱平定之后,景帝后半生再也不敢言兵事,天下才渐渐富实起来。如今陛下兴兵击匈奴,全天下都为之空虚,边关更是贫困不堪,由此观之,不如赶紧和亲吧!”

汉武帝又问张汤,张汤只一句话厉声答道:“此愚儒无知之言也!”狄山气得骂天骂地,对答道:“臣固然愚忠,然像御史大夫张汤你这样的,乃是诈忠小人!张汤治淮南、江都二王时,简直就是玩了命要致汉家宗亲于死地,使刘姓骨肉疏别,使各地藩王更加不能自安,臣如今断言张汤就是个诈忠贼臣!”

汉武帝听了这话,气得眼睛都瞪大了,对着狄山冷笑道:“你说张汤做这些都是欲坏寡人江山,然寡人使你狄山去管一郡,你能使一郡之地没有盗贼出入么?”狄山顿时慌了神,不过还是老实答道:“不能!”汉武帝接着又问道:“让你管一个县如何?”狄山依旧答说不能,汉武帝又问:“那管一鄣之地总是可以的吧?”(一鄣就相当于一个要塞一个卫所),狄山心想要是再说不能恐怕当场就要被诛杀,于是硬着脖子答道:“能!”于是汉武帝派他到北方一鄣做守吏,结果只过了一个月,匈奴铁骑杀入鄣间,斩下狄山首级而去,这事让满朝文武为之震骇,而大家更不敢在皇帝面前说张汤的不是了。

张汤有一个宾客名叫田甲,虽然是一介商贾,却极为贤明有节操,张汤做小吏的时候,田甲就经常拿钱接济他,后来张汤做了大官,田甲则常常责备张汤要他多行仁义,可张汤却没有听从,后来他做了七年御史大夫,终究还是落败了下来。

当时河东郡人李文曾与张汤有仇隙,后为李文做御史中丞,就从朝廷的文书中找出了许多可以加害张汤的证据,这些证据简直可以说不留任何余地。张汤有一个信得过的长史名叫鲁谒居,知道李文要搞张汤,于是心中愤愤不平,便派人赶紧向汉武帝奏报李文的阴谋,汉武帝则让张汤亲自处理李文一案,张汤立马判处李文斩首,却心知这是鲁谒居所为。

汉武帝问道:“这件事情到底是从哪发现的呢?”张汤假作惊慌答道:“恐怕是李文的故人生怨所致!”后来鲁谒居生病在家,张汤亲自前往探望,居然还为他按摩腿脚以报其恩。

后来赵王多次因为开矿炼铁之事打官司,而赵国有许多人都以冶铸为业,张汤则多次借机打压赵王。鲁谒居曾办理赵王案件,赵王对其大为怨恨,并上书皇帝言道:“张汤是朝廷重臣,长史鲁谒居生病,张汤居然下贱到要为一个长史做足底按摩,这当中必有大奸大恶之情!”于是汉武帝命廷尉去捉鲁谒居。

不想鲁谒居却突然病死了,事情却牵连到他亲弟弟,亲弟弟也被捉到了导官处,这时张汤也在导官处审理其他的罪犯,见到了鲁谒居的弟弟,本想着暗中搭救他,所以假装不认识。哪知谒居弟弟没有明白过来,于是极度怨恨张汤无情,便使人上书,将张汤与鲁谒居合谋杀死李文的事给揭发了出来。

汉武帝震怒,将这些事交由减宣大人来办理,减宣曾经与张汤有仇隙,如今得办此事,竟将这件事查得一清二楚,但还没有奏报天子。这时恰好有人盗挖汉文帝陵墓中的铜钱,丞相庄青翟吓得赶紧与张汤商议一同到皇帝面前先去谢罪。后来来到了御前,张汤转念又想丞相是百官之首,一年四时巡视皇家陵园是他的职责,如此盗钱失责,他理应谢罪,而自己作为御史大夫,专管监察百官不法行径,有空则辅助一下丞相的工作,没理由要和他一同谢罪,于是等庄丞相叩完头,他却没有叩头谢罪。这把庄丞相气得眼球都要掉出来了,当时汉武帝立马让御史办理此案,张汤就想硬生生按照律令处治丞相,吓得庄丞相日夜惊惶。

而这时丞相府的三个长史都想帮着庄丞相扳倒张汤,就准备一起图谋加害于他。其中长史朱买臣(被老婆抛弃,成语“覆水难收”的男主),素来怨恨张汤,而齐人右内史王朝也非常痛恨张汤,还有就是性情刚直暴烈,学识渊博的济南相边通,他们的官职本来都在张汤之上,后来犯法丢官,都勉强做了丞相府的小长史,而张汤一度代理丞相之职,他们三人都屈身忍辱侍奉在他左右。

而张汤明知这三人资历都不比他浅,且曾经都是长安城中的贵重之人,可张汤却偏要常常折辱他们。所以三长史合谋道:“张汤一开始与庄丞相约好一起向皇帝谢罪,而后来却独自出卖了丞相,如今他又以宗庙盗钱之事弹劾丞相,想借此代替丞相大人直接登上相位,我们素来都知道张汤那些阴私之事,应该好好款待他一番!”

于是他们派官吏捉住了替张汤佐证之人田信等,并说张汤想要自己先向皇帝坦白,说之前与田信一起囤积物资发家致富,二人由此分赃,以及其他奸恶之事。这些事不久之后到处都有传闻,汉武帝于是当面问张汤道:“寡人所为,常被商贾小贩所知,田信等人因此得以囤积热销之物,恐怕这是有人将寡人的想法提前透露出去的吧!”

张汤听了这话,都不肯向皇帝谢罪,却又是假装吃惊地答道:“恐怕皇上身边是有这样的人!”这时减宣来奏报鲁谒居一案之事,汉武帝听了之后,就认为张汤心怀奸诈,当面欺骗他,于是派出特使从八个方面彻底清查责问张汤。

张汤则坚称自己没有这些罪行,并表示不服。汉武帝于是派出张汤的“兄长”赵禹亲自审问他,赵禹来到张汤面前说道:“老弟你为何如此不守本分呢?你想想你惩治的人当中,有多少人是被你夷灭全族的!如今人人都说你有罪,天子才将你打入狱中,这是想要你自行了断,省得累及家人,你还想多说什么话呢?”

张汤这才恍然大悟,谢过赵禹之后,又上书向汉武帝请罪言道:“张汤没有尺寸之功,从做刀笔小吏,到被陛下提拔而位列三公,自认为没有什么可受指责的,臣只想说谋害构陷我的人,就是三长史也!”于是就在狱中自尽而亡。

张汤死后,家产总值不过五百金,都是皇帝所赐和朝廷俸禄之所得,并没有其他盈余,张家的兄弟及其诸子都想厚葬他,只有张汤的亲妈妈说道:“阿汤身为天子大臣,被恶言构陷而死,怎能厚葬呢?”于是命人将其用牛车运载,有内棺却没有外椁,就这样草草安葬了。

汉武帝听说之后,大为痛心地说道:“不是这样贤明的母亲,生不了这样好的儿子!”于是当即传诏诛杀丞相府三长史,并勒令丞相庄青翟也自尽谢罪,同时将田信无罪释放。汉武帝极为痛惜张汤,后来又将他的儿子张安世引进朝廷,不断提拔为了后来汉昭帝、汉宣帝时期的一代名臣!

后来到了汉元帝的时候,名士冯商曾称张汤的先人与汉朝开国功臣留侯张良是同祖,而司马迁都没有这样记载,汉朝开国以来,被封侯者数以百计,能“保国持宠”,深受皇恩者,从来没有像张汤的儿子富平侯张安世那样,五世袭爵的。

张汤一生虽然为吏酷烈,又倍受世人诟病,但他推贤扬善,却也是为汉家社稷做到了极致,后来张安世为官,就在他父亲的悲剧中懂得了“月盈则亏,满而不溢”的道理,从而累迁为大司马、卫将军、录尚书事,在汉宣帝一朝集军政大权于一身,身后还被位列大汉“麒麟阁十一功臣”之一,与威震天下的冠军侯霍去病之弟霍光大将军并列“封神”,实在是让人叹为观止,惊诧无已!